正反不分的清醒与梦境
醒着也是梦·虚幻

燥热的空气没有一丝丝风,我呆呆的坐着,望着黑色慢慢蒙住了天空,像一幅没有上色的图案,我拿起笔尝试涂画。

第一笔我画了湛蓝的背景当做云儿的沙发。第二笔我画了一片鸟儿在绿林中唧唧喳喳。

第三笔画放牛的娃儿对牛儿诉说心里的话。第四笔我想画温暖的家,家里有清粥和等你吃饭的她。

第五笔开始画旋转的球儿滚过满地流沙。第六笔画电闪雷鸣催促放牛的娃儿。

第七笔大地开始崩塌,浓烟淌满尽头的枝丫。第八笔颜料碗被夺下,武器对准了我的辛勤养育的花,我听见了厮杀。

第九笔我尝试用黑暗为黎明勾画爪牙,却失手模糊了星辰日月照耀的无暇。

第十笔我没有下笔,战争的火光烧灼着我的手掌,我不愿意继续作画,我心中只想折笔和对方盲将决战这场存亡。

枪响、战斗、死亡,混杂的线条在哀嚎中出现消亡,我听见有人在大声歌唱,唱这场战斗高昂,唱漫天锋芒。

梦里连着梦·现实

前日清晨,我这里发放了出门证明,本来觉得因为方舱隔离点的原因可能会出门无望,好在近日整体数据平稳,在晚了其他地区不久最终还是如愿。

最近气温开始高了起来,看着小区里已满是绿色,想趁着太阳还没高照,出门走走转转,也避免与现实世界出现中断。

小区的外面有一块田地,上一次看的嫩黄油菜花已经干燥枯萎,油菜荚炸的到处都是。旁边无人打理的金盏菊便接下这棒,替她闪闪的正朝阳光。

走着想着,痛苦的记忆也容易抛出思绪。孩童时期每年春天我都喜欢到野地里闻花识草,今年错过了春天,也不晓得能不能在这短暂的夏日追平。

在路过周边小河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拿长竹竿的人,定下脚步发现是落水了一只流浪小猫儿。我看着有些着急,想要也去找一根竹竿帮忙。

小猫儿拼命的在冰冷的河水里游着。它那么小,却那么的想要生存下去,从刚开始的呛水到学会游泳,再到一点点抱住好心人的竹竿被拉上岸边。

当时有一瞬间想过它为何掉在河里,但阳光如此燥热下,它湿着的身子还是在岸边一抖一抖,我想在绝望中看见希望的突然庆幸就不要去打扰了吧。

我开始抬头让太阳加剧照耀身体,我突然是如此渴望这燥热的阳光,也渴望这燥热充满的是每一寸土地,我如是想着,继续走着我自己的路。

田地边金盏菊

更新于: 2022年05月18日 20:55
759
40
发表评论
  1. 我发现是两笔一个自然段(●'◡'●)

    1. 🤣这个是因为打怪需要补刀,一刀下去可不够,必需再来一刀。

  2. ONO ONO

    去年的寒冬特别长,今年的春天来得晚,但太阳终究要升起,该生长的还是得生长,该腐烂的最终也得腐烂。以前总开玩笑说中国的南方没有四季之分,从冬天到夏天是一瞬间的事儿,压根儿就没有春天可言。结果今年很多人被关在窗户里,看到的却是满眼春天。

    1. 嗐,我好像回复的有些答非所问。再补充一句:这些满眼是春天的人我想他们的记忆应该是短暂又匆匆的吧。

    2. 不管是希望遮盖了“光芒”,亦或是光芒掩盖了“希望”,既然目前一切已然“绽放”,就让时间来铭记这段时间里人民各色的“模样”吧。

  3. vian vian

    (๑•̀ㅁ•́ฅ)

    1. 🤪欸嘿

      1. vian vian

        发个表情证明自己来了 看完后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就像看完无色墨水的文章 多少有点插不上话😂

        1. 哈哈哈,没事儿,我明白的,我这个系列的文章多少有点无厘头。